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实-环保

秋风来时秋已浓、那堪桃花境相隆

 
 
 

日志

 
 
关于我

承接:中大型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初步设计方案、项目环评环估,环保工程设计、施工、安装、调试、运管及高难度废水生物菌种和废水净水剂销售等业务。

网易考拉推荐

地震引恐慌 专家称全球地震并不反常  

2010-04-21 17:58:17|  分类: 关注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4月14日,就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发生7.1级地震后不久,另一场“恐慌地震”也开始蔓延。

  “有钱赶快花,世界末日快来了!”一个聚会上,有朋友一本正经地劝说道。可笑的是,这种听起来荒诞的说法竟然得到在场大多数人的附和,毕竟海地地震、智利地震,包括不久前的印尼地震,都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流言甚至影响到了人们的日常行为。4月15日,河北省多地市民接到短信称,当天将发生震中为包头、覆盖北京、河北和山西等多个省市的7.2级地震。3天后的凌晨,新疆阿勒泰地区的数万居民,扶老携幼挤上街道,在寒风中焦虑地等待着另一场大地震的来临。

  地震真的越来越频繁了吗?这些猜疑带给人们的恐慌,不亚于一场大地震。

  全球地震活动并不反常

  美国地质勘探局(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简称USGS)第一时间否认了这些说法。4月15日,这家权威的地震研究机构发布新闻公告说,2010年全球并未出现地震活动高度活跃的迹象。

  理由之一是自1900年以来,全球平均每年发生16次7级以上的大地震。有的年份,如1986年~1989年只有6次,而1943 年高达32次之多。因此,2010年的前4个月发生了6次7级以上的大地震,其实属于正常范围。而过去一年中,即2009年4月15日~2010年4月 14日,全球共发生18次7级以上的大地震,也不属于异常。

  需要说明的是,与中国采用面波震级不同,USGS采用的是矩阵震级。面波震级依据在地球表面传播的面波计算而得,矩阵震级则主要根据断层错动等数据。按照矩阵震级来描述,玉树地震属于6.9级地震。

  这个篇幅不长的公告显然不能满足公众的好奇心。USGS地震风险负责人Michael Blanpied开玩笑称自己这段时间忙坏了。要求电话、邮件或者当面采访的记者如此之多,以至于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对新闻公告进行补充。

  在电子邮件中,他回复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地震越来越频繁”的说法毫无根据,无论从全球范围还是各个大陆来说都是如此。

  同样,中国地震局地震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特聘研究员沈正康也表示:“中国的地震越来越频繁,这一论断基本上不成立。”

  他列举数据证明自己的观点。2001年10月14日,我国青海昆仑山发生8.1级地震,比汶川地震“震级还要高”。这次地震之后,中国大陆较长时间处于不太活跃的阶段。直至2008年,新疆于田、四川汶川相继发生7级以上地震。同年中国大陆发生99次5级以上的地震。

  2009年,中国大陆活动趋于较不活跃状态,仅发生两次6级以上的地震。如今玉树地震的发生,是中国大陆在平静状态之后的一次活跃,属于正常范畴。

  这些6级以上的地震大多发生于青藏高原的边缘地区。这个区域一南一北分别有两个板块,叫做藏东南块体和巴彦喀拉块体。印度板块的挤压,使青藏高原呈现巨大的隆起。巴彦喀拉块体呈现南北向的缩短和东向的挤出,藏东南块体呈现东南向的挤出。沈正康打了个比方说,“就像一块橡皮泥装在盒子里”,封锁西北向,将力作用于南向,东边自然而然产生挤出现象。

  从板块构造来讲,玉树7.1级地震发生于巴彦喀拉块体的南边,汶川8级地震则处于巴彦喀拉地块的东边,2001年青海昆仑山地震发生于巴彦喀拉块体的北端。

  “中国一直是地震多发国家,地震活动一直很活跃。”中国地震台网中心预报部主任刘杰也表示。

  地震还是那些地震,只是我们更加关注而已

  从统计学意义上来讲,全球每年发生约500万次地震,平均下来每天有1万多次,只不过绝大多数不被人所察觉。据美国地震学联合研究会统计,全球6级以上的强震平均每年近200次,7级以上的平均每年近20次,8级以上的平均每年近3次。

  既然如此,为什么大家过去没有印象呢?

  “很多强震都发生于无人区,没有造成重大的灾害性影响。”沈正康如是认为。2001年青海昆仑山地震是中国近半个世纪来最大的一次地震。但它发生在人烟稀少的西部地区,人员财产伤亡小,很少被大众提及。

  Michael Blanpied也解释说,尽管全球大地震的次数未超出正常范围,但这不能回避地震在人口密集地区造成惨烈损失的现实。

  汶川地震造成的灾难无疑给人们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公众开始对“地震”一词高度敏感,开始注意各种与地震有关的信息,原本并无异常的地震,也因此看起来越来越密集。尤其在智利8.8级地震发生之后,有关地震的猜疑越来越多。

  有网友声称发现了大地震空间上的分布特征:“打开谷歌地图,位置锁定成都,保持同一经度直接往北飞180度,你发现了什么?会路过海地,到达智利。智利震中与四川盆地震中几乎完全对穿。怎么样,够诡异吧?”

  在西方世界,充满地震和海啸场景的《2012》也不再是一部电影。不少人开办了可以在“2012世界末日”之前实现救赎的网站和网上商城,出售淡水净化器、防毒面罩等度过“末日危机”需要的物品。甚至有美国人在非洲挑选地势较高的地方买地建屋,作为2012年的避难所。

  “悲哀!”一位网友忍不住感叹道,他表示目前地球物理学正受到以星座运势、风水、易经八卦为代表的玄学,“李四光临终预言”为先锋的伪科学,马太福音预言、佛祖显灵等压阵的宗教与神学的多方围攻,舆论上被压得死死的,“真是不信科学信电影,不问苍生问鬼神”。

  “其实地震还是那些地震,它有规律又随机地发生,而且从来不管降临的地方是人口稠密还是人烟稀少。只不过,因为近年来发生在人口稠密地区的大地震让我们对地震比以前更关注了。”一位科普作者这样写道。

  过去即使发生了大地震,你也很可能不知道

  “抓紧时间疏散,这里要发生地震了。”朱利亚尼在小货车里探出头,举起扬声器朝着街上的人群大声吼叫。他的货车里储存着足够全家人使用一段时间的水和食物。

  几周前,这个意大利的地质学家用自制的氡气浓度作为预测基础,得到一个月之后拉奎拉地区将发生大地震的预测。这一举动使得当地市长大为震怒,将朱利亚尼以散播恐慌为由送入警局,同时删除其在网上的研究数据。

  “小地震就像刮风下雨,但一场小雨也能摧毁整个社会的秩序。”一名意大利地震局的官员说。

  这或许能够解释不少国家的政府对地震传言实施消息封锁的行为。刘杰承认,每次大地震之前,地震局都能“观测到一些异常”,但要公之于众存在一定难度。因为地震预测的成功率非常低,短期预报大概只有10%的成功率。

  “每一场地震,都用鲜血增加人们对于地震的认识。”沈正康无奈地表示。地震是一种不规律的地壳运动。根据历史记录,全球7级以上地震的发生,最少的时候一年不到10次,最多的时候一年可达30多次。具体到某一区域,更是无法确定,可能几年才发生一次,也可能一年发生几次。目前地震学家能做的事情,就是把每一场地震的来龙去脉搞清楚,把握每一点蛛丝马迹。通过不断加深对地震的认识,为将来可能的突破打下基础。

  在信息并不畅通的过去,人们很难知道几百公里之外的地方刚刚发生地震。1970年的云南通海地震高达7.3级,但20多年后才在档案里解密。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让不少信息闭塞的中国人首次直面地震这一自然灾难。2008年汶川大地震更被视为“中华民族在大自然灾害中的浴血洗礼”。

  北京市地震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说,公众误以为地震频发与地震报道的透明度增强、信息传播速度加快有直接关系。原来我国规定5 级以上的地震才报道,国外的7级以上才报道。而在汶川大地震后,中国地震局要求国内4级以上地震就要对外公布,这无形中也使得地震报道增多。

  以玉树地震为例——地震发生半个小时后,便有20多家媒体赶赴现场。网络、电视、报纸等媒体全方位的报道,使每个人都能获得相对开放的信息。

  这也产生了消极的后果。“人们的心理越来越敏感了。”林蜂说。她是北京一家大型外企的普通白领。每天下班,林蜂都会购买足够多的水和食物。半夜若是发生任何一丝震动,她都会跑到卫生间,抱紧水管。

  “储存水和食物是一种好习惯。”沈正康对此表示肯定。

  据说中国虽然不是地震最多的国家,却是地震灾害最严重的国家。看来人们在关心地震之际,更应该掌握实用的地震应急知识,学习如何在地震中保护自己。

归根结底,地震的根源最大的造成者是:汽车。来自于汽车的共频震动、尾气是最大的污染源,人类要深思的是治本而不是治标。。。。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